奇怀小说>仙侠小说>困海 > “你过得还好吗”
    —纽约

    祁聿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,一步步踏着轻盈的步伐准备去赴约聚会。

    因为醒来时已经错了了约定时间,但不是什么重要的场合,所以也也是慢慢的随意收拾一下自己,也没有守时的必要。

    走在街道上,是一抹华丽独特的香风,没有人会与他擦肩而过后而忍着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一头秀气的白金长发,和一张不容错过的艺术品般精致脸蛋,走到哪里都总会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终于快走到位置时,抬眸之际与面前的人巧妙面对的同时,毫无质疑的对视了,步伐也止在了这家店门口,他似乎刚从里面出来,与他相反迈的是准备离开的步伐。

    那缕未断的情愫如今真正的在六年后再次相接牵连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隽冷冽的帅气面孔,西方骨相,东方独特的皮美,黑发三七侧背,白皙的皮肤,精致立体的五官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。

    此刻冷冽神情是不苟言笑,周身弥漫着满是危险且寒冷如冬日般强悍的气息。

    眉下是一双深邃蕴含神秘的深紫色瞳眸,与紫曜石相媲美的精美程度,任何时候都能通过视觉感受到纯粹中透着灵动光亮,光影之间,黑白交错而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原生的下睫毛尤为惹眼,长而浓密的衔垂在眼下,性感迷人的绝代尤物。

    他很高大,修长的身形有2m多,189的祁聿看他都得微微仰头的程度,像只正在捕食狩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狼,隐匿在黑暗中带着绝对威慑的视线,极具媚眼蛊惑的同时,会让被捕食的对象掉以轻心,从而巨大的牵引力不断与他隔空产生虚有的牵扯,一步步引诱走向深渊。

    处处体现着锋利冷鸷,扑朔迷离间,他投来的目光却及其赤诚而热烈,似乎将这些年都未袒露的目光宣泄在祁聿身上。

    他变了很多,却也不说不出他哪里变了,唯独不变的是从第一次见到现在都带着的那对珍珠耳钉。

    祁聿很淡定的与他对视,对于霍岚浔的出现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,本想着互不打扰就会平淡的度过一生,但是巧合又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霍岚浔礼貌的莞尔一笑,像第一次见面一样露出有距离感的礼貌微笑,好讽刺。

    对视了很久,两人很默契的谁都未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,他才真切的明白眼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,就像六年前的风再次吹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嗯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先前是说他不会来的,所以祁聿才选择出面的,但现在见到霍岚浔,他产生了退缩的想法。

    步伐变得有些艰难,霍岚浔再次打破僵局,“不进去吗?”

    祁聿垂头不再看向他,因为手脚开始恐慌的发生颤抖,牵强扬起唇角解释着,“不了,我还有点事要离开了,祝你…玩的愉快。”

    说罢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说是离开,但更像是逃跑,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意,双腿不受控制的大步跑起,是在霍岚浔看不见的视野里疯狂逃窜。